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居家隔离的日子
发布时间:2020-03-05     作者:王惠武    浏览量:716    分享到:

就要返工了,家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。

先是小儿端菜,把盘子打碎;后是大儿责怪妻子饭没有了味道和色香,都围着我来评理。还没等理顺,我便踏上了复工的路途,离家远去。

小儿在日记里写道,我想盘子被我打碎了,爸爸就会生气留下来,哪怕他打我都行。没有他和我下五子棋争执的声音,没有他和我讲作业的声音,我好孤独、寂寞。读到这里,眼眶不争气地红了。

新冠肺炎疫情,让我居家30多天没有出过门。这也是儿子长到10岁以来,我第一次居家这么长时间,难怪他如此依恋我。回想这段日子,我也从来没有这么恋家,恋妻儿、恋年迈的母亲。

出门买菜第一次会和妻子发生争执,有时候是发动全家投票。后来相互做出妥协,不管谁出去,都会相互提醒、检查口罩和手套;买菜回来,早早站在门口给对方上下消毒。念叨着快去洗手,再摘口罩,接过脱下的外套,挂在阳台通风。

第一次不再和蜗居在家的母亲,争着洗碗刷锅。一天比一天衰老的母亲,不断通过她还能干家务活来证明自己依然能干、依然不吃闲饭。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悄悄起来用洗洁精把碗筷、灶台、厨房墙壁齐齐再清洁一遍,我要保留这个只有我和妻子知道的秘密。

晚饭后,妻子躺在床上翻看着书。而我陪着小儿在灯下,讲解着如何理解题、判断题,如何让日记写得更生动。陪儿子下棋,吵得不可开交,妻子却说她很享受家里有这个过程。儿子也懂得了书本如何归类,怎样去选择性的学习,常把在班级优化大师里得优的作业拿出来炫耀。

我的目光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会认真地投向楼下院内、院外,不断有忽远忽近的大喇叭宣传车在滚动播放疫情宣传公告。困了,翻翻新买的杂志和小说,打开电脑,写点东西,发散一下个人的情怀和郁闷。

居家的日子我常常在想,对于老百姓来讲,幸福平安到底是什么?几十年了,而今我才想明白,不过就是有个属于自己的窝吗?那个给自己和家人遮风避雨的居所。家,真的是每一个人生活稳定的前提。

疫情就是面镜子,在宅家的日子里,拉长了我和家人的身影,唤醒了我和家人久违的那份亲情,比年份酒还香,味道还浓。因为,这就是真实的生活。(作者:王惠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