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母亲的手工布鞋
发布时间:2020-06-09     作者:郭倩    浏览量:408    分享到:

我们这一代人,大多从小已经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,很多人都没见过手工布鞋。而我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恰逢家境贫寒,从小都是穿布鞋长大的,凡是与布鞋有关的情怀,早已深深植入灵魂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那时家里姐妹五人,衣服裤子都需要母亲做。最难最难的,是给我们几个做鞋。起早贪黑忙一年,缝缝补补,纳鞋底等事情都是母亲在煤油灯下挤出时间完成的。

说到布鞋,就得从做鞋的原料说起,有麻绳鞋面和袼补。袼补需要自己做,就是将家中大小块旧布头,通过浆糊的均匀粘合,最终变成家制的复合材料板。具体做法是,选取春天里的好天气,或者利用饭桌面,或者利用箱柜的外平面,刷上新“打”的浆糊,然后把一块块布块贴上去,铺好一层再涮下一层,务必不能有气泡,层层之间得密实,通常需要粘合四层布。先在屋里阴阴干,然后拿到太阳下暴晒,轻轻一揭,一块有如硬纸板的袼补就做成了。袼补做好就成宝贝了,一般情况不会送人的,它可以用来做鞋底,也能用来做鞋帮,一般的人家,桌面大小的,需要三五张。

做鞋的“家什”,是母亲的宝贝,平常都是锁在柜子里,绝对不许我们几个碰一碰。鞋样子、鞋楦子、锥子和顶针,还得自捻自搓线麻绳儿。袼补打好后,抽空就得先做鞋底子,这是家制布鞋最费工夫的。

按照孩子的脚大小,把袼补依照鞋样儿放大或缩小,一块块裁好成鞋底样。四五片这样裁好的鞋底片儿,还要一张张镶好布边儿,镶边的布条,通常用新白布,为的是“抗踢”,也就是尽可能延长鞋子的“寿命”。鞋底片儿粘牢压实,就可以纳鞋底了。过去的布鞋,完全靠这个纳,才能成就结实耐磨的“千层底”。纳鞋底子都是抽时间挤时间,吃完晚饭了,孩子们出去玩,鸡鸭猪狗都已安顿好,取出麻线绳,穿在大号针上,锥子预备好,顶针戴手上,四五张板板正正的鞋底片,完全靠锥子和麻绳的功力,纳成踩不烂、摔不散、砍不断的布鞋底。先用锥子扎个眼,然后把麻绳穿过去,四五层的袼补,扎起来很难,使劲托着底儿,使劲扎针眼,把绳穿过去,然后使劲勒,那是功夫,也是功力。不会纳鞋的,锥子扎断了,也扎不成一个眼儿。

所扎的针眼儿,横要成行,竖要成列,斜看还要一条线,无论横竖斜,务必都是一样的均匀。均匀是前提,勒紧是必须,还得不翘不扭不跑偏。浆糊粘合洗干净的旧布,非常的滞针,右手能汇聚的力量,有时也扎不透,母亲只能把锥子的针尖,在头发上去抹,利用些许的头油,来做锥子的润滑剂。那时也是孩子最心疼母亲的瞬间,生怕那尖尖的锥子尖儿,把母亲的头皮给划破。

从晚饭后一直到深夜,甚至到黎明,每天每夜都是这样重复着。一针一针地,锥个眼儿,穿过线儿,使劲勒一勒,接着再去穿另外一个眼,不时看也不看,右手的锥子尖,头上抹一抹,全神贯注地,都在那个鞋底子上。忙乎一晚上,只纳两三寸,光是一双鞋子底,都得这样辛苦一星期。属于母亲的青春岁月,大部分都熬在这种挤时间上了。十天半月挤时间,才能做出一双孩子的布鞋。

纳好鞋底就能做鞋帮了,鞋帮也是拿鞋帮的“样子”套剪袼补。然后粘个面儿,做鞋面的布,也需要新的,灯芯绒、厚实布,男孩用黑色,女孩用碎花,夹鞋使用一两层袼补,棉鞋需要在里面续棉花。然后,才是“上”鞋,就是把鞋底鞋帮纳成完整的一只鞋。“上鞋”要把针眼针线隐里面,只能在鞋子里面的空间,进行穿针引线。那时的孩子,最幸福的就是一年四季有鞋穿,那是比衣服还不容易的。为了这个如今看似可笑的问题,母亲不得不经常辛苦到凌晨。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慈母千百纳,才有一双土布鞋。

我就是穿着那样的布鞋长大、穿着那样的布鞋上学的。有的是妈妈做的,有的是外婆给做的。穿布鞋的时候,有时家里也给买双小胶鞋,黑色的胶底,绿色的帆布鞋面。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,也和许多孩子一样,学着大孩子,非要把崭新的鞋面,活生生用刷子打肥皂,愣要刷成趋近白,仿佛那样才有范儿。流行的到来,不知不觉中,把母亲点灯熬油的艰辛,渐渐忘到了九霄云外,每每想起来,一阵阵的心疼。   

密实的针脚儿,硬硬的鞋底儿,穿起来不捂脚,跑起来鞋不掉,无需系鞋带,无需垫鞋垫儿,许多年以后,你还能记得起多少?我们都是穿着布鞋长大的,左手鞋底垫在大腿上,右手聚神小心扎,然后是那样的穿针引线,有谁问过其腰酸,有谁帮忙端瓢水?一双布鞋引出的,沉甸甸、泪涟涟。

那时的母亲,真不易!(作者:郭倩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