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风雪夜归人
发布时间:2020-07-29     作者:王丹    浏览量:440    分享到:

夜半晚钟

声声扣柴门

衣袂声抖不落数九寒冬

她朱唇轻启 

何人?

只道春去冬来

雪满城 

——题记

巷口传出孩童的歌谣声,只听道:“寒酥夜,月儿圆,执子之手踏长街,只羡鸳鸯不羡仙,白头到老不妄言、不妄言......”

每逢三冬雪落之际,这首歌谣便会响彻长街。传闻,在寒冬夜月圆时,有仙人自云雾中而来,拂袖起冰桥,几渡山海,途径之地润万物、济苍生、降瑞雪。人间豪贵之家每逢瑞雪之际则会开筵饮宴,壕雪狮,堆雪山,以会亲朋,浅斟低唱,依五偎香。 

这日正值众人兴起,忽有狂风而起,漫天寒酥纷飞时一流萤恰如昼夜星辰跌落,遂而数以万计的流萤破雪而出,顷刻便有了一座琉璃桥。众人顾不得惊艳这三冬萤火之乱象,便见桥上似有一双男女携手而过,刚想看个究竟,已是漫天飞雪再无其他。

于是,便有了后来人们所说的在下雪之夜与相爱之人“白头到老”的浪漫故事。

话说,自天地分合,玲珑初生,苍穹之巅便立一人,身披琉璃雪缕衣,腰缠北斗星辰,冰雪为簪束三千银丝,肌肤胜雪三分白,眉目如画,眸满星河。掌万物迷踪,剔天地诟尘,行至虚无之境,却萌动烟火凡尘。

彼时他尚不知,一步错、皱了春水浮生,一念起、定了宿命年轮。而关于那个传闻,关于他和她......

问世间情为何物

一袭云锦,是为了谁?浸湿衣袖。

一把金丝,又是为谁?穿荷引绣。

痴儿万山过,偶见红霞染碧波。

颤了心湖一片,闭眼只道天造作。

凡尘无烟火,旧故事斑驳,

他风骨英姿绰绰,眉目沸腾死火。

霓裳羽衣舞,书墨染秋波,

玉足踏雪深处,有泪夺眶而出,

终是滚烫了谁的肺腑?

饮一杯掺了风月的酒,依稀他一路孤旅归途。

十二月落雪之处,青丝纠缠与他共舞。

只是他能照澈来路,却温暖不了她的归途。

一眼终生误。

......

 她说,此生若未见,是否便少了这场劫难?终是白了青丝,祭了此生。一年十二月,一月锦书添香,二月泼墨云中央,三月一纸情书心慌,四月点唇对镜贴花黄,五月轻歌纵马独游九江,六月戏水鸳鸯青丝染霞光,七月雨打船头弦断一曲流觞,八月孤芳自赏倚危楼对影成双,九月百花竟芬芳,谁笑我怜意满腔,十月梦里星河溢九江把相思千丈量,十一月三秋枫叶叠城关望孤坟泪两行,十二月红梅煮落雪老天笑我把痴念熬慌。

直教人生死相许

未见你时,万物如杯弓,

四季为寒冬,活物诸白骨,

山平水镜,草木皆枯。

直到遇见你,万物上了色,

百花撞春风,白骨还了魂,

今生如梦,浮世如风,

而你翩若惊鸿。

你听梨花窗外木鱼声声,

老和尚敲了山水一程又一程,

而今风雪一更又一更,

你看阴阳太极此消彼长,

枯木逢了春又历了秋霜寒冬。

我知你再不会回来。遂祭了三魂,

一祭了却前尘,一奠断了往生,

惟剩一缕,祭雪为卿。

待寒山寺上梅花开,

便化雪融骨,生死与共。

此后,诸佛神仙难扰,

我们便隐于一山,避于一木,

南山种豆,东篱采菊,

山中朝槿,茅店社林,

轻舟野渡,藕花深处,

十里桃林,三月扬州。

......

你可曾见过一个人?桃花坞内酿酒童,听闻他初雪煮梅埋三春,只赠来年夜归人。你可曾见过一个人?十里廊桥卖渔翁,听闻他一蓑烟雨任平生,独钓寒江有缘人。你可曾见过一个人?不周山中怪医翁,听闻他只医平生苦相思,尤是春闺梦里人。你可曾见过一个人?打马古道行脚僧,听闻他姑苏城外梵三生,超度人间未亡人。你……可曾见过此人。(作者:王丹)